为赋新词强说愁全诗,为赋新词强说愁

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

名句的诞生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1新词强2说愁。
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3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——辛弃疾·丑奴儿

完全读懂名句

1赋:吟咏、写作。2强:勉力、勉强。3休:停歇、终止。

年轻的时候涉世未深,无法体会人生的艰难,不知什么叫做愁,所以总喜欢跑上高楼,是为了能刻意找点悲秋愁绪写进诗词中,勉强自己说:“那愁呀!那恨啊!”

而如今饱受忧患,遍尝人世苦痛,那些不如意的事不提也罢。不提也罢,假如真要说,就说:“好一个凉爽肃飒的秋天啊!”

名句的故事

在辛弃疾43岁那年,因再度遭到弹劾,全家搬到带湖新居,再续闲居生活。辛弃疾有一个小孩叫辛赣,小名铁柱,又叫做玉雪儿。小铁柱长得洁白可爱,又十分聪明伶俐,辛弃疾有九个孩子,其中最疼爱的就是铁柱。但是铁柱从小多病,容易受惊,辛弃疾夫妇一直小心抚养,细心照料,希望他无灾无难,健康成长。小铁柱活泼好动,在居住带湖期间,一有空闲就会拉着父亲的手,央求父亲陪他到湖边玩。但湖边风大,一次不小心,小铁柱感冒了。连续几天高烧不退,当地的土法也失灵,后来在辛弃疾多方求助下,小铁柱总算痊愈。然而多灾多难的小铁柱又走过三年的人生旅程,终于一病不起。

辛弃疾不惜重金,四处求医问卜,最后还是换不回爱子的性命。官场的失意、抱负的无处施展,已经让辛弃疾不堪忍受,现在又加上丧子之痛,辛弃疾的内心顿时涌起千愁万恨,于是便写下了这阕词。

历久弥新说名句

登高楼、高台,倚危栏,自古以来在文学作品中,就象征着悲愁。魏晋南北朝的文学家沈约曾写过一首诗《临高台》,里头有这样的句子:“高台不可望,望远使人愁。”唐朝的陈子昂在登幽州台后也写下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(《登幽州台歌》)长久以来生活不如意,于是登上高楼散心;或是想到离别已久的怀人,于是登上高楼,看看能不能瞧见他的身影。没想到映入眼帘的,却是草木雕败、一片枯寂,迎面又吹来萧瑟的西风。这样的景象,让人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;努力地凭栏眺望,却又望不到怀人,于是兴起身世之感:想到这些年来,都是自己独自一人,身边没有半个了解自己的人,自己受到委曲,也没有人可以诉苦,可以说是极其悲凉,难怪要说“高台不可望”了。

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曾写过一首诗《寄湘灵》,“湘灵”据说是白居易在结识妻子杨氏前的恋人,两人相恋八年,已经到了论及婚嫁的地步,但是因为唐朝门第观念森严,而且白居易当时家境贫寒,女方的家境较好,两人受到各种现实情况的逼迫,后来就中断交往。在交往期间,白居易曾写过许多首诗记录两人的爱情,分手以后,白居易也以诗歌写下自己对湘灵的思念之情,其中一首便是《寄湘灵》,有这样的句子:“遥知别后西楼上,应凭栏杆独自愁。”看得出白居易的内心还是深爱着湘灵,如今湘灵已经不在身边,只好独自一人登上西楼,但也只能依凭着栏杆,独自发愁。独上高楼,身旁再无他人的陪伴,不只显出自己的孤单,更是单独面对自己的伤痛,所以辛词中写自己年少时为了体验悲伤的感受,于是“爱上层楼”,其实是倒果为因,这样当然不能真的体会“愁”,故也只能勉强说“愁”了。

辛词中也表现了对“愁”的体悟的经过:刚开始不了解什么是愁,以为登上高楼就是愁,“高台不可望,望远使人愁”。自古以来的大诗人不都是这么说的吗?这便是“见山是山”的境界;后来,辛弃疾遍尝了人生各种苦痛乱离、爱恨情愁,对“愁”的体会痛彻心扉,他不愿也无力再说“愁”了,“却道天凉好个秋”。凄凉的景象结合着凄凉的身世,不直说愁,反而道出深刻而绵绵不绝的哀愁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